联系我们

IEEE首位华人主席:不能再用数数评价科研人员,学术界崇尚的是“质”

2020-11-09

刘国瑞


近日,全球最具权威性的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工程师的组织——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(IEEE)诞生了首位华人主席,他是马里兰大学终身教授刘国瑞(K. J. Ray Liu)。

刘国瑞当选IEEE新任主席一天后,他在社交平台LinkedIn上就收到了三四千条关注的申请,而在此之前他只有2200个“友人”。

截至目前,他发表的一则简短的致谢词,已经收到了近1.5万个反馈。

“华人主席”的身份让他备受关注,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连连说“我不是明星”。

可事实上,他在IEEE任事36年,是信号处理与通信技术领域绝对的“明星科学家”。

他的研究涵盖了信号处理、通信、信息取证学等诸多领域方向,领导的信号处理研究在2009IEEE 125周年时被选为“对人类有重大影响的七大信息技术”之一。

近几年来,他重点关注无线人工智能(无线AI)研究。

作为OriginWireless公司创始人,他发明的首款“时间反演机”获得了2017CEATEC大奖,具有无线AI功能的Linksys Aware获得了CES 2020创新奖,被《新闻周刊》评选为“CES最佳产品”。

这个在信号与通信领域有着不竭创新动力的科学家,希望用这个全新的身份带来哪些改变?最近,刘国瑞接受了《中国科学报》专访。
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无线AI作为未来重要的探索方向之一,您如何看待它的潜力以及面临的挑战?

刘国瑞:无线AI是我们创造的一个全新的领域,我常常为此感到兴奋。

2017年,我们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厘米精度的无线室内定位系统。

这个系统具备类似GPS的室内定位能力,在没有任何基础设施的情况下跟踪人或者任一物体,只要有Wi-FiLTE即可。

众所周知,GPS精确定位很容易在室外实现,但不能在室内空间内识别,这个难题困扰了整个行业几十年。

那么,我们是如何做到的?

我们所有人正生活在一个被电磁波包围的世界。在家里,只要有Wi-FiLTE,就会发出大量无线信号,这些无线信号就是电磁波。

电磁波碰撞到人体会发生反射或者散射,回传后,利用我们开发的时间反演机技术,就可以探测到人体运动的位置、状态。这种技术构成了智能无线电(无线AI)平台的核心。

“时间反演机”通过感知电磁波可以探测出人的运动、呼吸等。这项技术的神奇之处在于,这种感知既不需要摄像头,也不需要用户佩戴可穿戴设备,隔空就可以应用于家庭、办公室的安全监控、人体生物识别、生命体征监测等,就像魔法一样。

几年前我们开发这项技术的挑战在于,无线信号的带宽不足。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,这个问题不再是一个瓶颈。从本质上来看,在未来的无线世界中,通信只是一小部分。无线AI所带来的无线感知和探测将会完全改变人类生活。

任何一项前所未有的技术,一定会带来信息安全、隐私等伦理风险。自从AI出现,IEEE就一直在不断更新伦理准则,所有工程师和科学家都不能超越底线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您既是科学家,又是一位创业者,为何还想竞争IEEE主席一职?

刘国瑞:这首先来自于IEEE同事们对我的肯定和期许,让我相信我可以为它做更多事。

但竞选主席对我而言还有特别的意义。

IEEE150年的历史中,从未有过一个华人主席,这个天花板必须打破,这是我个人很想做成的一件事。

IEEE有了第一个华人主席,只是第一步。接下来,我要让所有会员、所有媒体知道,亚裔主席、华人主席可以成为最好的领导者。

我想做一个榜样,这样就会有第二个、第三个华人主席出现,从而发挥我们的影响力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作为新任主席,您希望寻求哪些方面的发展和改进?

刘国瑞:首先,提供新的产品和服务。

几年前我带团队创建了IEEE DataPort,来提供数据存储服务。

IEEE DataPort通过托管对IEEE社区有用的数据来支持开放科学和可重复性研究。

DataPort成立一年,用户和数据的数量就呈现指数级增长,目前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60万。

去年开始,我又提议开发IEEE App,让所有会员参与、了解IEEE全球网络中的所有内容。

其二,提高协会服务质量和透明度,特别是要降低协会商业模式中的各类开销,让我们的会员不用支付那么多的钱。

其三,我认为最重要的是,要构建多元化的组织。

我们有很多会员在亚洲,但IEEE的领导层却很少有来自亚洲的。

事实上我过去几年一直在做这件事情,保障会员平等参与权,在IEEE的委员会中不能只有来自美国的成员。

以上这些都是比较具体的内容,除此以外,我还有一个核心愿景,我想让IEEE变成世界上所有电子和电气工程师、科学家的“家园”。

在职业生涯的任何阶段,IEEE都可以为他们提供继续教育的机会,帮助他们学习新的知识,结识好的导师,不断成长,走向世界,获得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接下来您会重点关注中国电子技术与信息科学领域的哪些问题?

刘国瑞:这些年,中国在信号与通信领域的研究水平已经跟世界接轨,国内的教授跟学生可以在最顶尖的期刊发表论文。

这是我过去三十几年来,看到的巨大改变。

但是,我非常希望国内学术界重视两个关键问题,这关系到中国学术界的声誉。

首先,IEEE会定期在内部通报学术不端事件,遗憾的是,现在有超过一半的论文失信事件出自国内学者。

其次,在美国做研究,发表论文时对作者署名的要求非常严格,没有贡献的人绝不能署名,这关系到知识产权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发表了800多篇论文,只要是“挂名”的,我通通拒绝。

可在国内,“挂名”问题比较严重。这是我在IEEE看到的中国学术界存在的一个根本性问题。

没有学术诚信,是得不到国际同行的尊重的,这关系到全世界学术共同体对中国科学家的评价。

过去,由于我们长期跟国际学术界脱轨,所以在发展初期先要有“量”,这我完全同意。

可如今,量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不能再用数数的方式来评价一个科研人员的成就。如果我们学术界崇尚的是“质”,那么整个社会也会往这个方向走。

我也希望能和国内学术界共同思考、推动学术文化向前发展,期待能有一些人率先做出改变,从而让更多人去跟随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您在马里兰大学创立了Origin Wireless公司,让无线AI走进了现实,您如何看待科研成果的商业化难题?

刘国瑞:我认为这跟大学的文化有关,美国的大学,尤其是州立学校对这件事的看法比较开放。

此前的半个多世纪,影响世界科技发展的重大发明大多集中在几个最著名的研究机构,比如贝尔实验室、IBM研究实验室。

如今,发明人带着发明,找到钱,在车库里或学校的实验室就可以创业,全世界都在这么做。

因此,对教授的评估不应该只是看发了多少论文、带了多少学生、教学好不好、得过哪些奖,我们的期许应该有所不同。

过去是看教授对学术的影响力,现在要看他们对社会、对工业界的影响力在哪里。

一旦技术转化成功,就可以为本地区创造很多商机。

因此,美国的大学认为教授把研究成果商业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,它直接关系到科研人员对社会的影响力。

中国的高校需要有这样的意识,并且能够设计出很好的游戏规则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2016年,您曾获得了IEEE Leon Kirchmayer研究生教学和指导奖。

作为导师,您如何帮助那些研究和创新能力不足的青年学生,让他们成长为能够独立发现新的、有趣的、重要的问题,进而提出新的解决方案的科研人员?

刘国瑞:我的确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,初见他们时,我发现他们大多在数学、物理学科有比较扎实的训练功底,可在研究创新方面却没有经过训练。

研究创新是可以训练的,但它需要一种环境、一种文化。

国内总是教育学生要好好“读书”,却很少提到要好好做“学问”。学问不是一个名词,它的意思是学会怎么问。

解决问题,聪明人都会,难的是能不能问出好问题,问出最重要的问题,问出别人无法回答的问题。会问,才能知道更多的东西。

我对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,第一年、第二年好好读书,必须拿全A,这是打地基的过程。

如果你想一辈子不断地盖高楼,地基就要打得够深。

我发现一些国内来的学生,他们很快能够写论文,却很肤浅,因为他们不愿花一年两年时间去修习很艰难的数学课。

打好了基础,未必能问出好的问题。国内的老师不能怪学生不会问问题,因为老师首先要教学生怎么问问题。

我告诉我的学生,任何全新的课题我都可以跟你们一起做,作为你们的导师,我会不停地问你问题,直到你学会该如何问问题。

好的导师除了要提供好的训练,还要传递广阔的世界观。

做学问,不能只闷头待在实验室里,一天到晚看几本书、几篇论文。要做出好的研究,必须要用各种不同的事物来刺激你的思维。

要接触文学,接触艺术,接触各种不同的人、事、物,跟不同的文化交流,要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。

只有把自己的思维变得更宽阔,你才能看得更远。


(转自中国科学报)

诚聘英才
友好链接
业务咨询及参观访问:0755-86576085    0755-86576086    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笃学路9号
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(深圳云计算中心)  ©2014-2020  粤ICP备10220126号